要命的「孤寂」

這和我的小弟無關,說的是interllectual的孤獨。
一個層次是,沒人知道你所知道的事,而你不能和他人分享。軍方的解碼專家就是這一層。
另一個層次是,就是別人都知道你的想法,就是沒有人認同。一年前我們疾呼「官商勾結」大家視而不見,特首當眾拍台恐嚇,就是一例。
最後一種比較靈異,明明大家與你一路走來,理應身同感受;而偏偏卻不是如此,他人的認知想法還要有天壤之別。你會精神敏感懷疑自己是否思覺失調產生幻想,還是白日活見鬼。
第一種不常在我身上發生,不過總有遇上的時候,第二種將會是讀書人的終身負擔,第三種嘛,我也搞不懂。

1 comment:

Rita said...

一半是军方解码专家,一半是白日活见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