腳生的哲學豬up練習

Adebayor的dasein,就像是被"拋"進你的禁區似的,此時你才發現Adebayor的存在。
為何他會存在?然後你會反思防中的意義。當我們以機器時代的形以上邏輯,妄斷對付攻擊球員就應用防守中場的這種二元分立;我們不禁要問:
為何我們的防守中場的存在顯得如此荒謬?

2 comments:

Eindlich ein Grund zur Pest said...

中山招啲海德格爾恥笑版咪仲正

OVM said...

敬請fwd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