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信它一回

某純情女歌手在電視鏡頭前擠出滿臉興奮,嬌聲宣布:「真係『好~開心』見到咁多歌迷。」很想讓自己相信眼前的肉麻,偏記起這位超齡少女曾在訪問中向記者「坦言」:「最大心願是儘快賺夠×千萬提早退休。」沒錯,演藝事業就是make-believe:由肉彈之彈到超齡少女的天真笑容,只要你肯信,它就和萬有引力一樣真實,無可辯駁。朱子的「吾心即理」也不過如此。
士提芬周說:最好的電影的還沒拍出來的那部。在腦海中的虛構永遠最美。退而求其次,最好看的電影是預告片。最少每部預告片都比其正片有看頭。預告片是含情默默的戀人,雙目噙淚要你發誓愛她一萬年。你買票入場看的,就是早上起床枕邊的老妻;鬢亂釵橫,形容不堪,還一腔委屈:「虧我當初把最好的都給了你,你現在還想怎樣?」哎呀,有早知無乞兒;原來最好的全都在預告片中,買票進場的不都是笨蛋?欸,人總有期望,有期望也就有貪求;又有誰能抵得往情人雙目噙淚給你的無窮希望? 於是鈔票就這樣給塞進票房裡。
明知都是哄你的,但卻還想再信一回。畢竟有個死心塌地信靠的對象要比草木皆兵地清醒幸福。再看超齡少女的笑靨,忽又似是十二萬分真實。

1 comment:

樂天 said...

曾經讀過一篇文藝故事,女人為男人犧牲所有,跟了他,作糟糠之妻,無言付出了半輩子.可是,日夜縈繞男人夢迴,男人心中最愛的,卻不是她,是男人當年追求不遂的夢中情人.為此,女人感到深深不忿,心諳早知如此,當年便不跟他...留白,永遠是最浪漫淒美的,難怪意大利詩人Francesco Petrarch 筆下不朽的十四行詩,母題全都是描繪unattainable lover...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