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醫生的第一課

醫:歡迎你。請隨便坐,喜歡的話可以躺下。
我:唔,現在這樣很好。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醫:這是你第一趟來。
我:是的,有優惠嗎?
醫:(乾笑)恐怕沒有。你今天過得怎樣?能告訴我你今天的行程嗎?
我:起床,吃了點麵。收了email,回辦公室呆了幾小時,喝了點水。然後出門來這裡。不對,水是出門以後才買的。然後就在這。
醫:在辦公室有和同事交談嗎?
我:只有我一人。
醫:(眼眉上揚,像在說「是嗎?」)會感到孤獨嗎?
我:哪種孤獨?
醫:唔,例如想到甚麼想告訴別人,郤沒有溝通對像。
我:這個問題不大,只是有的時候一個人太久會失去時間感,不知道時間過得快還是慢。
醫:是你習慣了孤獨?
我:你有聽過「你可能獨處而不孤單,或者群聚而感覺孤單」嗎?
醫:你是哪種情況?
我:有時候,身邊沒有人,心中感覺有人伴著你。好像是像信心,或者寄託,這樣就會很快樂。
醫:沒有的時候呢?
我:我發現我做事習慣觀察別人的反應,還後調整表現方法。如果忽然感覺失去那個「伴」,就會,怎麼說?「不自在」。
醫:會降低你的自信心?
我:可以這樣說。
.
.
.
.
.
.
.
.
.
.
醫:之前你說你明知在做壞事卻沒有制止,是怎麼回事?
我:做了些會產生罪疚感的事,心理上想.........經歷一些東西,例如被人責備一下或者尷尬難堪,好像心理會好過一些。
醫:小時候家裡管教很嚴嗎?
我:算是吧,我也沒有比較對象(苦笑)。
醫:這可能是你inner child以犯錯的方式來渴求關注和愛護。你,在之前說那個事例中,期望責備你的人是女的嗎?
我:是的。(又有甚麼意思?)
醫:童年有沒有因為得不到母親的注意而大哭大鬧的經驗?
我:誰會沒有啊?該有的,但詳細記不起來了。
醫:父母有沒有離婚?
我:有。
醫:離婚後你跟誰住?
我:老爸。
醫:可能是你對父母離異的不滿,和對母愛的需要,在受壓抑的陰影下在另一途徑的宣洩。
我:可是我父母在我二十幾歲時才離婚的,有這麼誇張嗎?
醫:人心裡的孩子氣不是長大就會自動消失的。只是我們會用很多「成熟」的方式體面地滿足我們inner child的需要。
我:而我是通過「捱罵癖」來滿足?
醫:通常我們不會隨便用「癖」來定義這種需求。
我:那我除了等人罵我以外還能幹甚麼?
醫:別急,這個禮拜我會給你一份作業,你下禮拜回來時再交功課好嗎?
我:哦。(能說「不好」嗎?)
醫:你回去先回想一下,有哪些女性朋友,你覺得被她責備會有「撫慰」的感覺。而她們和你是甚麼關係,你寫在一張紙上,下禮拜給我。
我:哦。
醫:另外,這個禮拜你要注意你自己的行為。如果你被發現犯錯了,觀察你自己如何應對,應對的方式和應對對像之間有沒有關聯。也要寫下來。下禮拜我們一起evaluate一下。
我:哦。
醫:那.......今天時間差不多了。謝謝你來這裡,你做得很好。
我:謝謝你。那再見了。
醫:出門口以後右轉,有位小姐會給你開收費單。
我:(Good for you...)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心得一:椅子很別忸,坐也不是躺也不是。
心得二:醫生直視的眼光很奇怪。
心得三:貴。

2 comments:

Callas said...

你去睇psychologist?!?!??!

Anonymous said...

psychiatrist...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