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去抽離的能力

今日是一個奇特的日子。盡力教自己正面,去笑。很想擁抱,只是擁抱。
看了一齣非常正面的愛情電影,告訴自己不要小器,再去與別人分享笑容。
心裡相信, good intention是對抗這個狗屎世界的靈丹。


事實是,我的頭有大約六斤重,失去平時從第三者角度看自己的能力。
似個走失的柏金遜老人,好像知道一些甚麼,但不知道現在發生甚麼。
配合我心情的音樂,是「Glasgow Love Theme」。

1 comment:

Ingrid said...

迟来的金牌(上)

听说过比尔海文斯的人不多。比尔曾经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物,但是在了解他的人看来,他是真正的英雄。

1924年,划艇比赛为奥运表演赛项目,比尔海文斯是当时华庭项目的大热门—美国队的一员。奥运会即将来临的时候,比尔妻子的预产期也快到了。很明显,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将在奥运会期间降生。那一届奥运会在巴黎举行,当时还没有喷气式飞机,以巴黎回美国职能乘轮船。所以比尔感到左右为难。他应该去巴黎吗?如果去巴黎的话,当宝宝出生时,他很可能不在妻子的身边。或者他应该退出国家队留在妻子身边?

妻子坚持要他去巴黎参赛,毕竟参加奥运会是比尔一生梦想的顶峰。但是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,还是决定退出比赛留在家里,以变在孩子出身是能够配在妻子身边。在他的心目中,陪伴妻子生产是最重要的,甚至比去巴黎实现自己的体育梦想更为重要。

结果美国划艇队在巴黎奥运会上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,一是比尔的孩子却没有在奥运会期间出生。实际上,即使他去巴黎参加比赛,依然来得及赶回去陪妻子生产。有人说:“这真是遗憾。”但是比尔说他不后悔,他致死都坚信自己作曲了最好的决定。



不是每个人都知道什么东西对自己最重要,也不是每个人在面临抉择时,有勇气舍弃自己的欲望,选择对个人来说真正重要的东西。但是比尔海文斯不仅知道什么对自己最重要,而且坚定地作曲了选择。对于比尔,这是通往心灵唯一的道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