憤青

月前細佬寫了一篇文章,揭露中學性教育的無知及錯位。內容是少見的有力,而行文亦相對直接,總的來說是直中靶心。後來她告訴我學姐們說她「過激」。
就事實而言,細佬文中說的全都正確。而說實話只有兩種情形:說或不說。激或不激,不願面對現實的托詞耳。我告訴細佬我的感想:你的學校就是以培訓學姐這種人(怕鬼怕賊怕人話)為目標,看來是成功了。細佬仍是這學校的產品,所以登高一呼之後(及之前)不免有腳軟標汗的現象,文末還要弄幾句「文責自負」的蛇足。但是正如我說,已是很不錯了。細佬屬於撒尿怕馬桶生氣,吃飯怕夾痛豬扒的人。若是像她這種仍被歸作「過激」,那我被人私下定為「憤青」,也不必意外。
通常,能夠以一種世故姿態宣布他人是「過激」者,本身對世事也有一定見識。正因為這些人並非一無所知,才教人生氣:知得多自然要做得多,這是權責同在的道理。知道了甚麼都不幹,那為甚麼還要求知?某位梁議員常常教訓別人說:「唉,你們不會明白的了。」對,黑幕你了解得最多,那請你行動起來改變它吧。
在不平衡的世界裡,中立無異於助紂為虐。無動於中比無知更加無藥醫,因為前者源自自由意志。

2 comments:

grid said...

是察言观色看兵举棋,不是光中立不干预~

OVM said...

我相信你是對的。



"All that is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men do nothing."
-Edmund Bur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