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Palm的新手機想起

上次說到Palm公司退出PDA市場,以後不會再有Palm機了,會專注造手機。今天Palm推出新手機:Pre。新的系統webOS、新的滑蓋造型、連電源器也是創新的無線充電。看起來到個新的OS就像一個大browser,倒是配合web-centric的潮流。看了這個發表,發現自己心裡仍是很偏心於Palm,儘管它很久沒有推出過像樣的產品,我也很久沒用過Palm的PDA。可是我仍記得Palm最有活力的年頭,激發著用家的熱情和想象。
Palm乃至整個PDA的式微,又使我想起很久沒去過PalmisLife這台灣討論網站。從台灣到美國再到澳門,我一直都有泡這個網。就算當年的老玩家現在都不再用Palm,仍然是一個很好的交流平台。
自然而然的,回想在台灣,以及想台灣的好日子。為甚麼現在我不再對台灣懷有那種激情了?甚至前後反差之下,顯得好像有點反感。剛看電視找到答案,新聞說台灣將開放大陸學生讀大學。我第一反應是:到時兩岸嘴炮專家在校園裡有得吵了。首先有種嫌惡感,又立即有種寬慰的念頭:還好我不再需要在那兒了。
這種感覺當下使我悟出,我喜歡和不喜歡台灣的原因。其實我喜歡的是一個相對隔絕於我身處的現實的一個時光避風港。一個老早就該掃地下台的列寧式法西斯政黨,使小島社會看來像時空斷裂一般。一旦她開放,融合,一切都不再予我私密了;伴隨而來的衝突,亂局,具體地消滅我幻想裡剩餘的安全感。

1 comment:

grid said...

說的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