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思

北京朋友歸來,我又夜探香閨。從我未夠秤那年開始探到現在,家裡沒怎麼變,彼此也變了不少,倒是聊天的氣氛也一直保持高水準。為甚麼經過了這麼多,兩個人還能當知己?想起《當時的月亮》。說到決心,說到抉擇,說到她的他和他,和我的她和她。
聊著聊著,朋友睡了。閒從書架上找回當年送她的《堡壘集》,再讀居然是如此難受。少年讀戰爭報導,總覺刺激爽快;等他從戰場回來,已不是少年了,再見同樣的報導卻是不忍卒讀。上面有我的她的字跡,今天細讀,有我的她的事跡。
又一次凌晨才離開,坐的士途中打Winning踢不夠兩腳就回到家。可見夜更的士司機之拚命,與PSP讀碟之慢。回到家,和未夠秤那年不一樣,固然沒有人盤問我,根本家裡也沒有人。
到底我回的是哪種家?

2 comments:

智明 said...

喜歡的話我以後多d盤問下你la.....hehe ^^...

callas said...

諗起你同你既北京朋友, 都幾好笑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