捷運圖


地圖和A圖的共通點是,兩者都引發男人的慾望,而女人兩樣都看不懂的機會比較大。未到過的地方與沒嘗過的女人,對男人潛藏的「搜索與獵取」本能的刺激性一樣的高。記得燕太子獻地圖,正是看中秦王對燕地的意淫,和美人計原理差不多。只差在美人動手的場合,旁邊通常不會有個夏無且阻礙,更不用說秦王不會背劍了。我看捷運圖,沒有匕首也沒有人頭,也沒有美人。看到一個個站名就想起車站廣播裡的客家話,坐對面的國中女生,清湯掛麵(還有他╳的牛肉湯麵),和少年羈旅的不自在。
可能是隔壁魚塘的魚特別肥的道理,我朋友們去台灣好像都比我快活自在。倒好,看到別人在你喜歡的地方活的快樂,怎說都是好事。也堪聊以自慰。
完全的自由自在和不自由沒有甚麼分別,相反一點點的牽掛在我飄流的時候給我勇氣。

2 comments:

智明 said...

>>完全的自由自在和不自由沒有甚麼分別
輕和重的分別...

>>相反一點點的牽掛在我飄流的時候給我勇氣。
因為太輕會令人無法承受.....

OVM said...

敢情我是不知輕重罷!反正我也學著承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