恭喜my dear

嚴重恭賀嘉敏終於通過考試成為執業醫生了!想想她進醫學院的時候是甚麼樣子,我那時又是甚樣子,真是不堪回首啊~
曾經以為今生都只能和她做朋友,後來以為以後都不能做朋友,到後來發現無論如何我們都會是sweet hearts。事情是很奇妙的,不過我總慶幸:我們雖各有所屬,天各一方且很少聯絡;但總能保持親密的感覺。詠儀曾為她大發脾氣,但年月證實了我們友誼的真誠,豬儀早已「深明大義」了。和她的經歷讓我誤以為,只要你願意付出,你一定會留得住朋友(當然我後來被事實證明是錯的)。她總是讓你感到世界一片光明的(哪怕是在半夜而且停電,有她在你會相信你看得見~)。
其實她身在大陸是看不到我這篇奉承之作的,但我也不是要寫給她看。我是誠意向大家吹捧一位我很少提到的伴兒。

1 comment:

Callas said...

真係有o的估唔到喎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