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猶如此

雖然不能/敢生豬儀的氣,但的確是很傷心。回頭看看書櫃上那堆容祖兒CD,真是人心換╳╳。
在不太寬裕的條件下,陪我到愛丁堡的每一件東西都是物質或心理上必需的。以書本來說,一定是愛不惜手,一看再看的手邊書才會花大氣力搬到愛城。之前所說的「好朋友」就大約如此。
回來的時候盡力帶回一些,也留下了一小箱帶不走。為了帶走的那一些,還在機場付了一百鎊罰鍰(比書本身還貴)。一直以為日後豬儀會把剩下的帶回來,誰知道......好吧,你搬了十次家,再也搬不動了。於是我托付予她的好朋友成了「acceptable lost」。
永遠失去的那一小箱,裡頭有一些我帶去的中史書,有《中國文學的美感》。也有我在愛丁堡買的書,其中有一本1936年介紹歐洲形勢的書,還有英國History Magazine約四十年前的合訂本。上面兩本都是在charity shop以幾鎊撿來的便宜,便宜可不代表下賤。當然還有從Cockburn St那家攝影專門書店,花幾十塊真金白銀買來的Photoshop CS3 for Photographer!套句《日出》的台詞,「那是我們作孽的錢啊!」
逝者已矣,電話裡唯有自我解嘲:「還好我不是留下相機托你保管。」得到的回應居然是「哈,這樣我一早就會丟掉了。」這到底算是體貼我的幽默感,還是佛洛依德式不打自招?想到「adding insult to injury」這個俗語,夠應景的。

理論上,這人就是我在世上最堪托付,而且相待以誠,今生不論貧富病困,仍互相體諒扶持的那位了。
豬猶如此,僻何以堪?

1 comment:

Endlich ein Grund zur Pest said...

哈哈唔知替你難過好定幸災樂禍好
Ich würde lieber allein sein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