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林怡情

細佬光臨僻房,看著我的藏書面露敬畏之色。大概猜出他心裡想甚麼,我當即安撫曰:「多是多,但沒幾本看得完的。」細佬又說,我看的書題材很「實質」:應說是很細很具體,不抽空討論。我嘆口氣:「你知道我怕帶『虛』的事情。」細佬略一點頭作一心照意思的表情,表達深切同情。
他會看著某書作者名問我曉不曉得此人是誰。「當然不會,我買書又不會先看作者名。」先看題目,再看結構、文筆,基本上過了這三關就行。他拿起一本甚麼中國人類學來著,說這個作者他的教授很不喜歡。據說教授被這仁兄剽竊了著作內容,還會遷怒於問及此人作品的學生。我攤了攤手,這回事國內太多,而且這書寫/抄得也不精采。除卻抄襲之事,細佬所述的情形正是學術所謂家法(門閥)。黨同伐異,還將敵我之防由教學傳承下去。我無所師承,自然有幸免此問題。我一邊廂看顧頡剛《春秋三傳及國語之綜合研究》,大疑《左傳》乃漢劉歆輯綴故書而成;另一面又看錢穆《兩漢經學今古文平議》,力證劉歆根本無時間進行如此浩大之工程。這樣讀書左右逢源,讓正反兩造在我書桌上比試理論,由我來取決,真過癮。
當然無家法最大的問題是沒有證書啦(!),次要問題是方向自然會亂一些,少了系統安排訓練自不夠全面。不過又聽說細佬所讀考古學不授攝影與繪圖兩科,任其自學;怪不得學費如斯之低。

1 comment:

Ingrid said...

who is your 細佬??